【品牌】臺灣最老職業國樂團 如何超越傳統窠臼 深耕台灣走出世界?新任首席指揮靠這三個心法

0

撰文:顏采S__169517082

本文三大重點:
1. 國族/民族精神掛帥 國樂團難擺脫政治包袱
2. 找回國樂的原初感動 新指揮靠這三大心法
3. 發掘國樂新星 不忘音樂至上的初衷

提到藝術音樂,許多人會首先想到來自歐美的古典音樂,好比細膩抒情的鋼琴獨奏、百支樂器齊鳴的管弦樂合奏⋯⋯等。其實,身在臺灣,我們也有生根於自身文化、屬於我們自己的藝術音樂與交響樂團——那是所謂的「國樂團」,由胡琴、琵琶、竹笛、嗩吶等十餘種我們熟悉的傳統樂器組成的大型合奏形式。

這篇文章,要來談談臺北市立國樂團(以下簡稱北市國),它成立於1979年,是國內首支職業國樂團。身為一支老字號樂團,他們面臨的競爭與挑戰,其實也是所有老品牌面對的問題:時代在變,舊有理念與策略瀕臨失效,而新興的競爭對手正相繼成立。在這樣的困境下,北市國要如何維持龍頭的地位?在新的時代,他們如何翻新品牌理念,為國樂注入全新的價值?

 

國族/民族精神掛帥 國樂團難擺脫政治包袱

回顧北市國的創立,其實一開始有著不可忽視的政治動機。國樂帶個「國」字,指的是「國家」或「國族」,具有強烈的國家意識。北市國作為政府出資的公立樂團,在當時的歷史環境(1979年)下,其使命是要貫徹所謂「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在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之後,由中華民國擔任傳承中華文化、宣揚民族音樂的角色。

不只北市國,放眼全臺甚至兩岸三地,各個國樂團都承載著各自的重大使命。例如,國樂團在中國被稱為「民樂團」,代表中國共產黨的「人民」或「民族」音樂;香港稱為「中樂團」,星馬地區稱之「華樂團」,其意涵也應不難理解。不論是促進族群融合、強化民族共同體、體現中華文化等等,國樂似乎總是被迫帶著某種功能性,不能純粹地追求藝術美。

回到北市國的沿革,在歷任領導者的帶領下,市國也曾嘗試許多不同的路線。例如,第四任團長鍾耀光提倡「國樂是世界音樂」,實際做法是將民族音樂精緻或流行化、西樂中奏、國樂徹底交響樂團化等。而第五任團長鄭立彬則強調「跨界合作」,常與國內各大劇團、合唱團等團體共製演出,並積極鼓勵跨域新創作。

然而,跨界早已是樂壇趨勢,在國樂界也早已不新鮮;而如臺灣國樂團(NCO)主打「用國樂訴說臺灣最美的故事」,時常在演出中結合原住民樂舞、民俗歌謠曲藝等元素,站穩了臺灣主體性的路線。這代表,北市國必須另覓出路。

 

找回國樂的原初感動 新指揮靠這三大心法

恰好,北市國今年迎來新任首席指揮張宇安,於是展開了截然不同的新氣象。張宇安提出了全新的精神標語:「品味兼容淬鍊,最美亞洲之聲在臺北」。實際來說,張宇安用三大心法推動改革:

一、超越「傳統性」與「民族性」,以健全心態重新定位國樂;

二、舊作品與新創作並置演出,深化國樂的過去與未來;

三、用人/選曲唯才,達到更純粹的審美訴求。

對張宇安來說,國家使命、民族意識等等的包袱實在過於沉重,也對於藝術的追求有害。國樂團作為一種表演藝術,最重要的還是要追求更好的聲音、更感動的音樂。因此,在張宇安的規劃下,演出的安排變得更加開闊自由。

例如,不久前的《流轉千年》音樂會即以冼星海—殷承宗的《黃河》鋼琴協奏曲作壓軸,其中雖有〈東方紅〉與〈國際歌〉等爭議性的紅色曲調,但它的藝術成就與演出效果無可質疑,我們又何必過於顧忌呢?此外,在尋覓合作的國際音樂家時,張宇安也期許自己不拘泥於政治立場或身份,將音樂才華視為首要考慮。

張宇安不僅重新探索經典舊作,也積極演出新創作,為的是持續深化國樂的底蘊。「我認為,國樂是西方古典音樂以外的另一種品味,我希望他能夠發展成『東方古典音樂』」,張宇安說。若有朝一日,國樂團能成熟到與交響樂團平起平坐,那麼國樂就不再會被以異國風情或是邊陲民族音樂看待,國樂也能成為世界性的存在,被各國作曲家自然地選用、用以承載並表達樂思。

「臺灣是一個多元文化匯集的地方,政治體制也鼓勵多元對話。在這裡,國樂其實最有機會跳脫意識形態,成為亞洲音樂的代表。」張宇安也強調,而北市國身為國內資源最多的國樂團,最應該承擔這樣的責任。

S__85909664

發掘國樂新星 不忘音樂至上的初衷

再舉一個近期的音樂會為例。2020年,北市國和數個職業樂團及頂尖國樂系共同發起了「臺灣國樂青年音樂家繁星計畫」,選拔團內或校內青年演奏人才,讓他們與樂團共演協奏曲,一展個人風采。此計畫的第二場演出《聽.繁星點點II》將在今年聖誕夜(12/24)演出,也將由首席指揮張宇安執棒。

這次亮相的三位獨奏家陳錫輝、廖紫伶、陳冠凱,有職業樂團的聲部首席、演奏員,也有國樂系在學學生。雖然都是樂壇新秀,但張宇安仍以最高標準相待:「我會把他們看作正規邀請的客席音樂家。我們就是在共事,平起平坐地完成一場演出,態度是完全一樣的。」

可能會有人認為,這場音樂會的教育意涵大過藝術審美,但對於音樂至上的張宇安來說,他也毫不妥協,一切都比照樂季的隆重演出。整場曲目包含三首協奏曲及一首合奏曲,除了考慮獨奏家的特色專長,觀眾的聽覺體驗也備受重視:

「我很在意音樂會的情感曲線。開場曲目《鼓今中外》非常熱烈、又快又精彩,之後的張朝《和》則稍微抒情,更舒服且緩慢;下半場《薩滿天神之舞》是一個很有新鮮感的小作品,最後則用國樂經典大作關迺忠《拉薩行》作結尾。」在張宇安眼裡,音樂會好比無菜單料理,是感官感受千變萬化的、層次感十足的旅程。

音樂是追求美與感動人心,可我們常常忘記了這個初衷。北市國與張宇安,正是重新了實踐這樣簡單又困難的道理。下一次當我們感覺迷失時,不妨走進音樂廳,把雙耳放心地交給他們,他們會帶你放下一切包袱,找回心靈最純粹的共鳴與美好。

參考資料:

1.【TCO】精彩TCO系列:聽.繁星點點II

2. 由台北市立國樂團的發展看交響化與西樂中奏裡猶疑的國樂主體性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