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品牌】每月不重複瀏覽率高達800萬!關鍵評論網堅守「這個原則」

0



實習生略帶青澀的介紹著公司的歷史,「我們在2013年2月先以粉絲團形式上線,原先預計第一個月人數達一萬人,實際上人數為二十二萬人。」別看一個實習生,她可是在四百位申請者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在我們這裡當實習生競爭的程度,跟申請美國名校差不多。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創辦人暨執行長鍾子偉語中帶有一絲得意,他繼續說著:「在我們完成B輪募資的當天晚上碰到一個業界朋友,他說我們是創新媒體中第一家可以活到B輪募資的」這時,他的臉上出現了同樣的表情。

這一切都來之不易,成立四年來搬了四次家,年初才搬到台北文創,是第一次辦公室不漏水。他坦承直到現在,追求收支平衡、緊握預算仍是他的重責大任,他強調:「只有收支平衡的媒體,才有資格成為獨立媒體。」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麼辛苦,想過放棄?或者妥協嗎?鐘子偉笑了笑說,就算他自己有這個念頭也不可能,因為從關鍵評論網一開始的品牌定位決定了找來的工作夥伴,找來的工作夥伴又決定了媒體的走向,無形中形成了企業文化。所以,成立的初衷依舊: 除了陳述事實之外,還能夠提供多元、不同方向的觀點,並為智慧手機、平板、電腦等不同平台提供各自適合閱讀內容。也讓社交網路世代的使用者,能夠更輕鬆的分享、討論和參與他們有興趣的議題。他語調輕鬆地說,我們就是一群20、30歲的年輕人,覺得與其一天到晚罵媒體,不如自己來做一個我們這一代想要的媒體。

他以最近發生的全省大停電事件為例,與其一昧的批評對錯,臆測誰該負責,關鍵評論的做法是先以時間序列敘述整個事件的發生經過和事實,接著刊登來自不同消息來源的訊息,期待的是,受眾有機會看到事件的全貌,把主觀論斷的決定權交給受眾。鐘子偉承認這真的不容易:「我們很努力的讓自己沒有立場,有立場的受眾可以在我們提供的不同訊息中找到符合自身立場的內容。」關鍵評論網的每一篇文章都有連結,而為了不讓編輯個人的立場影響受眾知道的權利,每一篇文章都由三位編輯進行審閱,更在網站上具名以示負責。

他說明,這樣的做法的確讓關鍵評論網可能在報導上出現立場對立的文章,有時候受眾會以為媒體出了錯,甚至以為立場錯亂。「可是這就是關鍵評論網之所以是獨立媒體,不是嗎?」鐘子偉相信,在社群媒體當道的現在,立場對立的情形會越演越烈。他以臉書為例,臉書根據每個人的閱讀習慣,自動為受眾選擇投其所好的文章。久而久之,受眾無法接收到不同立場的論調,甚至可能天真的以為全世界的人對一個議題的想法都一樣。殊不知,其實他只是被隔離在其他的論點之外。關鍵評論網期許自己提供給受眾多元、重要、嚴肅、跨國界的論點。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關鍵評論網的做法也許稀少,但是逐漸得到認同,在太陽花運動以及香港佔中事件時,關鍵評論網的受眾都呈現驚人的成長(目前每月不重複瀏覽數超過800萬),其中也許立論不同,但是只要內容不是謾罵,只要有立論基礎,不同的立論都可以在關鍵評論網找到。鐘子偉表示:「只要是有立論基礎的議題,大家都可以放心的在關鍵評論網表達意見,」他說出團隊的堅持,如果遇到情緒化,謾罵性的字眼時,小編就只好辛苦一些了。

業務客戶也逐漸看到關鍵評論網的獨到之處,鐘子偉現身說法。創業第一年,根本沒有人認識關鍵評論網。第二年成立了業務團隊,著實被侮辱了一整年。到了第三年,開始有機會跟客戶介紹關鍵評論網的特色,現在,開始有客戶指名要關鍵評論網,他樂於見到業績的成長,雖然無法直接下結論說成長是來自於客戶的肯定,還是由傳統媒體到新媒體的轉變,但是有一點鐘子偉可以肯定:「我們真的看到改變,我們是站在成長的力道上。」

鍾子偉堅信媒體的影響力,堅信新媒體必然取代傳統媒體,效率是新媒體的關鍵優勢,這個28歲就當上中國三麗鷗公司總經理的專業經理人形容,做新創就像打電動遊戲,每達到一個里程碑,就發現前面又有需要克服的問題,就是要從最底層一路往前衝,「(關鍵評論網)不完美,但是它是客觀的,賺錢很重要,但是不能出賣原則。」

撰文:艾麗絲

攝影:艾麗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留言

comments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