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Tech」旅遊創新專題:施振榮談大數據與台灣的機會

4

互聯網、行動科技等技術發展漸趨成熟,準備在各業掀起驚濤駭浪,除了首當其衝的「Fintech(金融業創新)」,我們也能從Uber、 Airbnb等共享概念聽見「TravelTech(旅遊業創新)」的號角吹起,究竟旅遊、相關產業內有哪些角色、品牌會因此逝去亦或乘浪而起?

品牌志「TravelTech」專題,訪問到智榮基金會創辦人施振榮、目的地旅遊網站「KKday」執行長陳明明、旅遊新媒體「旅飯」創辦人工頭堅、旅遊業NGO「RTM泛旅遊」創辦人Daniel、亞洲最大線上餐廳訂位服務平台「EZ TABLE」創辦人Alex……等相關人士,分享台灣品牌在TravelTech浪頭上的挑戰與機會,如何應對及創新?

(以下品牌志的提問,簡稱「品」;智榮基金會創辦人——施振榮的回答,簡稱「施」。)IMG_9259
品:您如何看待台灣「大數據+旅遊」產業的創新機會?
施:透過大數據瞭解消費習性,最重要的是希望能對產品研發有幫助,也可以利用其作個別分析,在瞭解消費者喜好後做個別推薦。蒐集資訊對互聯網目前開發的技術不是問題,關鍵在於要有專業的知識Domain knowledge,必須對於這領域要有深度的瞭解,才能有所幫助。

創新有三個重要元素——價值、創意與執行,光有創意無法創造價值或落實不算創新,沒有存在的意義。創意最重要的是能帶給人新的價值,什麼是有價值的?能令人感動就有價值,舊的東西一般來說會越來越貶值,但是它某部分卻能觸動我們的心,旅遊一般都是藉由看新事物產生感動,但也會因為懷舊行程而感動,所以最重要的是user centric使用者導向,而非創作者導向,藝術家創意無限,但是他們常常創作是獨樂樂而非眾樂樂,作品是為自己的感覺創作而非閱覽者,所以身為創新者要注意是否以使用者為中心。科技往往只是工具,能結合人文生活使人感動,才是真正的創新機會所在。

 

品:台灣在「TravelTech」這件事情上,有哪些關鍵資源能創造不凡價值,又存在什麼挑戰?如何從科技創新走向人文科技創新?

施:1989年我曾提出「高科技島」論述, 1992年我又提出「人文科技島」,特別強調要結合高科技與高感性,其實這兩件事情是有衝突的,一般理性的人很容易感性不足,挑戰是如何將兩邊融合,創造真正科技帶來的價值。

如果不是像過去宏碁把個人電腦普及化,就不會影響這麼多人,如果不是網路的發展、智能手機的出現,互聯網的成熟,科技就不會如此這般的普及,關鍵就是我提到的「智聯網」,不是只有科技和技術,而是具有智慧或是感動的元素,背後每一個被連結起來的智慧都是一項專業領域的知識,在這個時代科技人已經退到幕後,成為表演藝術中的「黑衣人」,讓各行各業在舞台前展現自我,雖然大家都很重要,但是分別有戲唱,比如曾經高科技發展得太好時候,傳統產業就會哇哇叫,可是現在什麼產業都需要科技化,比如旅遊是一項很傳統的產業它也必須要科技化,金融財務也要科技化,表演藝術也需要科技化。

台灣認為自己科技領先,但西方社會仍認為我們是落後的,所以我們必須謙卑瞭解自己在世界上的處境;不過還好在文化上,現在世界的主流呈現多樣化的,大家都能夠欣賞。反過來與國家形象也有關係,科技文化目前依舊是美國唯我獨尊,而日本文化受全世界重視時,是八零年代日本最強盛的時候;所以當中國崛起的時候,中華文化也會再受到全世界重視。所以台灣現在重要的策略應是:「中華文化最前端的、最精華最、有創意之處,是來自台灣。」需要逐步建構,不要當機會來的時候,我們沒有準備好。當中國崛起,「一帶一路」等等國際政策的推播之下,當中國的影響力在未來也許大五倍十倍,我們要借重

這樣的機會,我們思維是否準備好,站在何處?大趨勢已經可以預見,我們未來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和產生什麼樣的價值,關鍵是我們要建構什麼樣的「核心能力」。

台灣目前處於自己信心不足的狀態下,但客觀來說有這個潛力,而且相對能夠把中華文化的精髓與特色,在西方的價值觀點下展現出來,比如「雲門」,它具有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以現代西方的角度呈現,所以它在世界形象非常好;還有今年剛滿五十年的「慈濟」也是一個好例子,在人文關懷上也有很好的形象,我認為他們也有很大的機會,這都需要長時間一點一滴的累積。另外我認為台灣在醫療以及農業上也是有相當大的機會,都是領先國際的領域,在國際都擁有良好的形象,在過去台灣的醫療團隊與農耕隊是為「外交」的手段,並沒有以「服務全球人類」為使命,或發展成為一個產業的思維,醫療也是。

IMG_9254

還有我認為科技業一個很大的機會,雖然現在講到科技業在硬體上沒有什麼價值了,等於它的形象也沒有進步,除非有所突破,這就是為什麼宏碁也尋求改變,以服務為導向,整合硬體和軟體,給予新的定位,這就一定要改變。整個台灣未來的關鍵是把原來既有的科技優勢,結合其他剛剛談到的所有領域優勢而成。

所以我說台灣的形象是公共財,上面所有的領域都是需要大家共同維護,點點滴滴累積而成,有任何一點污點都會影響到,當然反過來說任何好的表現都是加分,人人都有責任和義務維護它。比如最近台灣人在肯亞和馬來西亞犯案,那也是利用台灣的高科技喔,可是走偏了,對台灣的國際形象打擊就很大。

而以上所有的領域都可以結合在新一波的旅遊TravelTech的浪潮之中,現在談的深度旅遊都會與人文有關係,甚至於成就感動旅遊。

品:您曾參觀、支持許多旅遊新創企業,您對他們在「TravelTech」這件事情的努力,有什麼想法?

施:近期看到新創旅遊規劃平台Fungogo,從他們執行面的專業與改變世界的熱情來看,我認為將改變旅遊業生態。現在年輕人在某個領域裡改變創新,重點是要創造新的感動價值。他們這群人利用對科技的瞭解抓住這個機會,運用專業知識服務鎖定的群眾,並且以用戶導向,將不斷在這個領域裡創新,努力創造創新價值,是相當有機會的。

新創企業唯一大的問題點,是創新點子是否能夠被複製,能不能全球化,是否能創造價值?如果你運用的是本地小市場的思維,做出來的只是符合小市場需求,當然價值就會受限,經濟效益和投資報酬率都會受限,所以必須考量這樣的創意是否能被複製。一般來說科技是容易被複製的,因為全球的科技的規格與技術將近一致化,但是人文感性面卻會受到歷史、文化與地域等影響,但是不是說不能做,而是關鍵在於專注在智財權上,專利、著作權和商標不一定有價值,在「智慧財產」本身價值要高,量要夠大,而且必須要不斷的加值,並且持續複製,才能永續經營。 IMG_9311

品:在您的新書「台灣大未來」中有提到所謂的「共創價值」,是否可以分享一下?

施:這是很重要的基本觀念,價值是共創出來的,如果沒有價值交換,再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價值,鑽石也可變成丟在路上的石頭,沒有人要。所以必須考慮所有關係者的利益平衡,大家都要獲利,否則一直習慣了,就不會有再交易的觀念。王道是在思考創造價值利益平衡,才能夠永續經營,這是基本觀念。所以經營一個企業,任何一個人,包括自然人或法人,本質活著就是為了創造價值,創造價值的思維就是為了別人和社會,為自己創造價值和自己交換等於沒有體現價值。這在我書上都不太會談,因為思維複雜許多,台灣最關鍵的地方就是在於那個創造價值的「交換」,行銷溝通的能力,過去台灣做代工,行銷那一塊假別人之手,所以我們沒有建立那個核心能力與舞台,其實台灣不缺人才,只缺舞台;如果我們以那個舞台為目標,培育人才,今天就會有那個舞台。我們今天會羨慕APPLE賺那麼多錢,因為我們沒有那個能力,只會做前端那一塊,所以只好繼續以勞力付出,剝削我們的勞工,賺血汗錢,但是這個問題的根源我們有沒有看透,如果看清楚問題的核心,對症下藥,就所有問題都有解決方案,但是也要長時間解決,人才的培養也要五年十年,之後還要給他舞台才能實踐,所以其實問題不是那麼單純。

所以台灣現在的問題,都是幾十年累積下來的問題,是領導人的問題,領導人不只組織企業,包括家長和政府都有責任,都沒有考慮到「隱性價值」,培養領導人也是領導人的角色, 大家都是共犯,這些問題都是共構出來的,但是現在社會都是不檢討自己,有問題都是別人的錯,不是自己的問題。所以我說「周處除三害」,不過現在應該是「四害」,包括:價值半盲文化,資源齊頭文化,行政防弊文化,最後是共犯共構文化,所有的問題都是共構出來的,這些都是長時間累積出來的文化,也是價值觀的問題,這些話會得罪很多人,但是我還是很坦白的直接說出來了,本來是要講給年輕人聽,但是其實領導人也有責任。

 

 

文/品牌志特約記者 Yogi
圖/Henrik Matzen攝影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留言

comments